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以史为鉴照自己!  

2011-11-05 14:0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也有幸,选择了史学为职业,可是历史在我国传统中却是现实的一面鏡子,史学从业者非但要用它照社会,而且更应用它照自身,这是古今同理!今天也就以之对照一下我自己。

        首先,对于史学从业者说,要讲职业道德,史家的职业道德是什么呢?先辈为我们作出了榜样,那就是“在齐太史简,在晉董狐笔”,他们不畏权势不避生死从而秉笔直书,这些榜样树立了史家的道德标准,它就要求我们经常以之对照自己。从这一点看,我还勉强及格,试想:我这一辈子受到的苦难哪一件不是因言获罪?五七年划右,还不是由于在“匈牙利事件”上我与共产党唱了反调,它们定性是反革命事件,而我却有理有据的定性为民主革命,这一下子不仅受到劳教处分,而且右派帽子一戴就是二十年。八十年代当局提出一个四项原则,我不仅从思维方式上指出它的主观中庸特点,而且批评它是束缚思想自由的四条绳索,这既使我成为山东唯一的自由化,又迫使我离开山东避祸安徽。尤其是二十年前的那场风波,我因遣责向和平请愿的学生开槍而坐牢,都显示了不畏权势的直言之风,它使我感到庶几无愧。

        其次,如此说來,是否就完美无缺呢?我的答复却是:否!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是个非常張狂的人,平生最爱表现自己,爱出风头是我的致命弱点。尤其是五十年代那场古史分期大讨论,我的挑战郭沫若,就是效仿李希凡的批判俞平伯,其动机在于为了出名,虽然在观点上还有一点价值,但是目的则是为了成为史坛新秀,长期以來将它看作为学术资本,如今通过这一反思,感到十分可耻!

        总之,做学问也就是做人,写好社会的历史首先就要写好自己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