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令人憎恨的“一老一少”!  

2011-12-06 17:5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言说得好,人贵自知之明!它不仅反映人的蔽于自知,而且说明自我认识可贵与难能,博主已是耄耋之年,岁月于我无多,再不认识自我,恐怕就没有时间了。因此,写罢了恃才傲物的赵老师,今天就说说我这个狂妄自大的门生。

       从山东大学五七年反右看,划成极右分子为数不多,教师之中有爱因斯坦的得力助手束星北,胡适的得意门生陆侃如和心高气傲的赵俪生,而学生之中恐怕只有我罗祖基一人。可是,到了七九年右派改正的时候,这近三百人的错划右派中,公认为不堪改造的,仅仅只有赵师与“小罗”两 人,这难道是偶然的吗?共产党有句名言,那就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足见我们这一老一少确实有一定的“民愤”!如今赵师已经仙逝,可以免予追究,而我这个尚存于世者也就无法自我辩解了。

        现在就说一下反右前我的表现。我是个国民党警察局长家庭出身的少爷,从小就读过四书五经,加上我革命干部的经历,熟悉马恩著作又成了我的特长 ,考进了山东大学历史系,研读中国古史具有先天的优势,于是也就成教授们青睐的学生,从正面意义看,它是我勤奋上进的好条件,从负面作用说,这就是我骄人的资本。虽然我也曾以长于思辩写出并发表过若干篇学术论文成为一时之秀,但是我的狂妄自大就成为历史系师生最讨厌的人,到了运动一来,那就理所当然的众矢之的,划为极右分子送劳动教养也就大快人心!

        再看二十年后的表现,中共一贯强调悔改表现,认罪态度就成了唯一要求 ,记得七九年的初春,历史系的中共总支讨论了对我的右派改正问题,据说只有一票同意 ,其余四票都不赞成。究其原因则是我向总支申请改正的报告不是自我检查而是将总支的几位委指责一番,说我之所以被划右派完全因为嫉贤妒能,他们(皆是我同班的同学)个个都有责任。系主任王仲荦老师指责我说“你真不知死活,事到如今还耍大少爷脾气,不虚心检查自己,要想改正,恐怕比登天还难”,我的回答是“不改正就不改正,要我低头,决不可能!”后来是怎么得到改正的,我不得而知,请问:这样的高傲,怎么会受到“群众”的同情?

        如今细想一下,我为什么如此的倔强?看来这种个性是我的致命缺点,要想改掉恐怕要等到来生!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