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重新认识孔家店(上中下合集)(旧文)  

2011-06-28 15:2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四”运动已经过去了整整的九十年,反思起来,令人感慨万千。当今中国,民主尚未取代专制,科学还不能化解愚昧,可是道德沦丧,人无廉耻,追求其原因,却是文革导致。

   人所尽知,文革为当时中共领袖毛所发动,是阶级斗争为纲向极端发展的历史必然,从破“四旧”到批孔,既是文革的重要内容,又是“五四”打倒孔家店的继续。文革对我国民族精神的伤害,不能不令人重新思考孔家店是否应该打倒的问题。

  首先要问:为什么要将封建道德纲常礼教丑化为“孔家店”并且加以打倒呢?这种极端主义,不仅不能体现批判精神,相反却凸显蛮横无理,它是泼妇骂街的行为,属于非文明之举。所谓的孔家店,无非指的是孔子所创建的儒家学说。儒学虽是孔子所创,但却已经二千余年。在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有损有益,既有规范行为的人伦物理,也有支撑皇权的奴化精神。我们既不能将它们的功罪全都归之于孔子,更不应以打倒而了之。这种不加分析的简单化,是导致连规范社会的伦理道德一齐抛弃的原因所在。

  在这一方面,我们试以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亚洲国家和地区为例,台湾、香港、新加坡,皆是华人世界,民风淳正,道德井然,他们既未受文革冲击,更无“五四”影响;就是日本、韩国,一旦涉及传统,汉唐文化,孔孟遗产,人们记忆犹存,是推进他们民族走出野蛮进入文明的文化动力。对此,谁也无法否认,而为何我们却要加以打倒呢?

    九十年过去了,现在回顾一下,岂不感到可笑吗?尤其是经过文革教训,在阶级斗争为纲的观念下,要求大义灭亲,父子可以成仇,夫妻竟然反目,兄弟同室操戈,人伦尽失,亲情毫无,骨肉相乖,这难道不是伦常遭受破坏的结果吗?

   在拨乱反正的要求下,当政者虽然不愿彻底与为其夺得江山的毛思告别,但却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名义,又将曾经被打倒过的孔子请了回来,江的以德治国,胡的以民为本,乃至建设和谐社会,皆是来自传统的孔孟儒学,并不是他们奉为旗帜的马克思主义,这又作何解释呢?看来,当年的打倒孔家店是错了,又逢“五四”纪念,反思一下为什么错?岂不是确是时候吗?

   “五四”所谓的孔家店,实乃妖魔化了的孔孟儒学。儒学在大陆以外的华人世界与东亚国家,有的仍然奉之而成为信仰,有的尊之而视为传统,都未曾加以打倒,并没有影响他们现代化的实现,反而却有利于正风俗而尚文明。

   这一事实,说明直到现当代,儒学尚未完全丧失其文化存在的合理性,至于它有束缚人性的缺陷,则应是加以改革而不应提出打倒。

   从西方社会看,他们受基督教的影响较大,基督教在中世纪欧洲不仅是信仰中心,而且还以神权至上成为历史发展的障碍;可是人家并未打倒基督教,而是通过宗教改革而实现信仰现代化的。改革后的基督教之新教精神,成为促进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改革证明,只要革除其有害部分即可,难道非打倒而不行吗?

   再说孔孟儒学的兴起,也是我国古代文明发展的历史产物。儒学反映了师道的要求,而师则是应文明需要而产生的,上古文献《尚书》有道:“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这时的君是人类早期的行政首长,而师则是传播文明的教化先知。同时,最初的师还以道的名义担负着对君权监督与制约的责任,对此《左传》的记载是“天生民而立之君,使司牧之,勿使失性;有君为之贰,使师保之,无使过度”,其目的在于“天之爱民甚矣!岂其使一人肆于民上,以从其淫”,其任务是不让高度集中的君权为害民众。这里所说师保的典型人物,商代就是伊尹,周代即为周公,孔孟的政治偶像乃是伊尹周公,从而以辅佐成王流放太甲为事业追求。

   这种为王者师的崇高道德义务感,要求他们从道不从君,这就是为什么儒生以古非今批评秦皇暴政而遭受活埋的原因,而为君主专制设计的韩非指出“儒以文乱法”,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儒学反映的师道要求他们,不仅做教化民众遵守道德的先知,而且还要充当监督君权反对暴政的民意代表。也就是继承了这个传统,“以天下为己任”就成为封建时代儒学教育下士夫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他们为民请命不惧强权,赴汤蹈火义无反顾,秦代被坑的儒生,汉代遭禁之党锢,明代的东林党人,清代的维新志士,那一个不是在这种道义影响下视死如归的。就是高喊“打倒孔家店”口号参加“五四”运动的这些勇士,也还是对这一传统的继承。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儒学,不但不应打倒,反而却应弘扬。这一逻辑,不也是持之有故言之有理的吗?如有异议,请您争鸣。

   儒学的最大功绩,是造就了一代代的文化精英,也就是士。士在商周,最初还是隶属于王公的扈从亲兵,皆为毫无是非的纠纠武夫,孔孟颜曾这些先圣先贤,不仅将他们教育成为有文化的社会精英,而且使他们成为有思想讲道德尤其是崇尚人格的大丈夫,从而构成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

  从我国的历史看,每当国家危亡、民族有难,挺身而出的无不是儒家文化熏陶出来的书生。对于这一点,宋相文天祥在元人屠刀下写出的不朽篇章《正气歌》,就充分作了说明,他的绝命书以“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为视死如归的精神动力,它说明儒家文化对我国民族精神的影响是何等的重大?虽然在十九世纪的中西文化角力中,以缺乏民主精神与科学精神而逊色;但是它在人文精神上却有其自身的优势,如果实事求是看问题,应当不至于加以打倒。

   从我国的革命理念看,无论当年国民党的前身同盟会之反清乃至辛亥革命,还是中共上世纪以人民解放战争名义打败国民党,革命一词与人民解放战争这个用语,无不出于儒家的文化典藉。革命概念在我国,源始于汤武,其义是革除上帝授予桀纣的天命,《尚书》《孟子》均屡见不鲜;而人民解放战争,则直接引用了《孟子》,原是“解民倒悬”,都具有反专制反暴政的意义,它说明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并非专制君主的御用文化,而却与之相反,倒有反专制的特点。

   看来,“五四”喊出的“打倒孔家店”口号是错了。由于这一错误,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的红色暴君就据之掀起了批孔运动,为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推波助澜,造成了对民族精神的伤害,是导致当今社会道德沦丧的重要原因。届临“五四”运动九十周年之际,我对它作重新认识,有助于进一步拨乱反正,因时而中,不亦宜乎!?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