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就上古君民关系答天涯路(旧文)  

2011-06-28 15: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人君是一位在读研究生,因对上古君民关系的认识与导师发生歧义,特向我致询。今天的博文就对所提的问题作答。

    首先君主在上古,不仅不是民众憎恨的压迫者,而且还是民众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引路人,故有“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的记载,因此既有“民为君之本”的传统认识,更有“君为民之原”(荀子语)的高度评价,足下导师何晓明先生对“民惟邦本”即是民为君之本的解释,在老朽看来并无不妥之处。至于“民惟邦本”一 语,上古文献始见于《尚书.五子之歌》,原文是“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这句话充分反映太康失国后的五位王子对于他父亲执政时不以民众为本教训的总結,这就涉及那个时代的君民关系。

    那时的君民关系是怎样的呢?《尚书.大禹谟》说“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说明夏民视后禹为赖以生存的载体即邦国之主,而后禹则视民众为捍卫邦国的基本力量,足见军事民主制下的君民的相互依存之部落遗风。这种状况,到了商代仍有弥留,对此《尚书.太甲》更以“民非后,无能胥以宁;后非民,罔以辟四方”描述,说明这时民众仰仗君主的善政而安生宁居,而君主则利用民众的力量为之开疆辟土,又反映他们之间的相亙依存。

    虽然这些资料皆出自古文尚书,过去有些史学家以之为伪书而弃用,可是从事思想史研究的人,不必拘泥于这些史料的真伪,而仅仅要求它是否如实反映那个时代,在这一点上克罗齐的名言是“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它是当代人对于已经随着时间流逝的古远时代的认识,不可能点滴求真絲毫不差。

    鉴于此,还希望从规律性的特点上务实求真,千万不要钻进牛角尖中讨生活。

    以上答覆,是否符望,尚希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