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回顾我的学术研究历程。(四)  

2011-07-13 17:2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了孔子研究所,來到了曲师大的历史系,总以为既然摆脱了是非,只要安心教书就能混了下去,谁知树欲静而风不已,中共反自由化的党内斗争又波及到我。

       今天就从八六年的评职称说起。从中学走进高校,不仅有图书资料可阅,而且开阔了视野,虽然不能重振当年的雄风,但却使我又能发挥博学善思的优势,八五、八六两年再次进入一个成果迭出的时期,就在这个时候,全国高校纷纷开展职称评定,而全校报评高级职称的一百多位中却以我最具优势,我虽然申报付教授,但是提交的论文十五篇中就有十篇是国家一级刊物发表的,按照评審标准付教授晋级正教授,只需要两篇国家一级刊物发表的论文,而我却五倍于此,破格超前也应是毫无问题的事。省评委会的历史组慧眼识才,组长是山东师范大学的刘祚昌教授,他首先提议要破格评我为正教授,这一提议得到七人评审组中的六票赞成,投反对票的却是曲师大的历史系主任王阁森,他的理由是:罗祖基从中学到高校还不足两年,原來连讲师都不是,怎能一步就跨进正教授的行列?评委将这个情况回报到省教育厅,结果是暂缓破格。我虽然没有获得破格的机会,但是认为这次评上付教授不会再出问题,谁知却又风波再起。

       八六年的七月中旬,中国社科院、山东省社科院、山东大学和青岛大学四家联合举办一次中西文化研讨会邀请我赴会,我帶去的学术论文是:《儒家中庸与古希腊中庸之异同》(该文发表于次年的《吉林大学学报》之笫二期),在大会宣读论文后的听众提问中,涉及到毛泽东论中庸以及反左反右问题,我对毛反右的六条标准和邓的四项原则评价不仅是主观中庸论,而且是束缚思想自由的绳索,这一下子又使我成为山东省的唯一的自由化分子,省教育厅就以我又犯錯误而暂缓批准,直到八七年的八月三十日曲师大方才以政治错误不影响职评定的理由宣布我是付教授。这场风波,促使我离开山东到安徽避禍。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