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回顾我的学术研究历程。(五)  

2011-07-13 17:2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八四年的再度來魯,前后不到五年,如今又要告别山东了。在这次黯然离开时,教职同仁只有老教授李毅夫送行,而学生辈的则是八八界的许多即将毕业的同学,他们是在我的最后一次学术讲座上得知我调离的,却自告奋勇地组织了十几位同学來帮我搬傢具行李上汽车,依依不舍地送我走上道别之旅,它使我感慨万分。

         首先,我非常感激山东在人生让我改变了命运。原來的我,还是一个盲目跟着中共闹革命的迷途青年,在考上山东大学后,经过师长们的引领,使我不仅学得了专业知识,而且确立了终身为学术研究事业奋斗的人生目标,这是令我终身难忘的大恩大德!如果仍然还是一个中共干部,我这一生为了升官就要入党,入了党就是进入争权夺利之门,不是走上腐败虐民之路,就是被整淘汰从而碌碌一生,最后还不知是怎样死去?孟子说:“有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立志”,山东为我鋪下的学术之路令我感受到了伯夷之风,使我立下追求学术上的真知真理之志,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恩德吗?

         其次,尤其是再度入鲁,从事的是孔子儒学研究,它不仅使我从五四“打倒孔家店”的迷惘中开始觉醒,而且令我摆脱了“欧洲中心论”历史观的影响,我虽然研究儒学,但在历史系却教的是世界中世纪史,对比一下中国和西欧的两个中世纪,一个是光芒四射,另一则是愚昧黑暗,为什么中国如今倒反而落后了呢?这个历史之谜值得学者探索!它难道是毛氏批孔所嫁予孔子儒学的罪过之说吗?问题并不如此简单,看來这至少是个误判。为了解开这个历史之谜,不仅要从中国与西方近代历史中找原因,而且要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來马克思列宁主义”后的历史中寻求真相。虽然我这个书呆子无法改变中国的历史命运,但是“朝闻道,夕死可矣”之训,已经銘刻我心。因此对我來说,这个再度入鲁的人生之旅,就显得非常重要。

         笫三,在人生旅途中聚散有缘,在山东我虽然是两度黯然离开,但皆是政治的原因,它是这个体制容不得思想自由所造成的恶果,然而我在山东遇上的人,还是好人居多。从在青岛上大学看,童书业老师对我的提掖之恩令我没齿难忘,我在课堂讨论中反驳他的观点,不仅没有反感,反而点头称是,将我这个离经悖道的学生视为得意门徒,这样的恩师怎能忘记?在曲阜师大孔子研究所时,由于我得罪了炙手可热的刘蔚华,谁也不敢理我,可是那萍水相逢的李毅夫老教授,不仅在我与刘的抗争中一起研究对策,而且还耳提面命为我补训诂学音韻学之课,这种仗义相助诲人不倦不倦的精神,怎能令我忘记?尤其是当我成了山东省的唯一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时,所有的人都像躲避瘟疫一样远离我,可是我授课的这班学生,不仅学术上崇拜我而且政治上支持我,如今我在记忆中还留下他们的名字,如鹿欽海、常大群、徐善伟、成积春、张秋升……等等等等,难道不是前世有缘吗?常言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在山东有知己如此之多,难道不是人生中最大的快乐吗?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