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说一说我的两次婚姻。  

2011-09-22 07: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昨天小议翁帆读博的文章后面,有位知情网友发表跟帖,说:如果我不划为右派,也有成为学术权威的希望,现在这位年青的爱人也有读博的可能!我的笫一感应,仿孔子的话说则是“基有幸,苟有过,人必知之”,我的爱人的确也年青,然而与杨老相比还是愧之望尘,尤其是两次婚姻都是在穷困潦倒下患难之恋,更与这位顶级学术权威令人艳羨的美满婚姻没有任何可比性。为了说明情况,特撰此文。

        我有两次婚姻,第一次结婚是在一九六五年,那位前妻与我结婚时曾经有个这样的一则故事,那就是办理登记手续的区公安特派员刘某对她说:“你是共青团员、人民教师、贫下中農,而罗祖基是右派分子,他的父亲是反革命母亲是地主,你应不应和他结婚?”前妻的回答是“请问《婚姻法》是否规定这两类人不能结婚?”登记干部说“没有!”她立即慷慨激昂地高声说“今天我们这个婚就结定了!”如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十年,我们也并不是一家人,这个往事却仍然銘记我心,深深地感激她的那番真情。

        至于第二次婚姻,则是在一九七九年春,这时我虽然摘掉了右派帽子到县一中教书,但是一家六口人只有五十元月薪,新婚的妻也没有职业,她为我走村串户干了五年缝纫工,每天帶回的衣要做到下半夜,也是历尽艰辛。尤其是二十年前的那场风波里,我以反革命罪被捕,她四处奔走为我鸣冤,记得有一次院党委书记找她谈话,要她做好我判刑的思想准备,他说:“到时候罗祖基的公职就被开除,你这一家几口如何生活下去?”她毫不思索作了回答,说:“我已经作好准备,就是带着孩子到娘家种地,也要等祖基刑滿回家团聚”,这一回答不仅使这位书记哑口无言,而且也令同仁们深深敬佩,老友胡本培说:“这可能真的是阶级友爱,小佘娘家也是地主官僚”,这就是我们这对老夫少妻的真情实况,与杨翁的富贵婚姻攀权组合根本不是一回事,希望那位知情网友理解我的为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