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怀念恩师童书业先生  

2011-09-07 09:1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两天,就是教师节了,这几天曾经是我的学生纷纷打來电话问候老师,令我深受感动,这就使我回忆起恩师童书业先生,今天的博文就以他对我的教化为题。

        记得五十八年前我考上了山东大学历史系,这时正是山大《文史哲》领学坛风骚之时,在学刊上经常读到恩师的大作,其论证力度却有拔山扛鼎之气,然而近距离接触一看,这位大名鼎鼎的教授却是一个不修篇幅的瘦瘠书生,他以对《春秋左传》的研究而著名,可是给我们上的课却是《古代东方史》,他上课从不讲一句与讲授无关的废话,五十分钟一到就戛然而止,事后得知他是看着讲稿对着怀表备课,方令讲授如此得手应心,这也是他惊人的记忆力所致,也就令我们这些刚刚进入高校的学生感佩不已。

        恩师对我的青眼相加是一次课堂讨论以后,其他发言的同学都是重复一下老师讲授內容,唯独我一人提出不同的意见,讨论题是古代东方的发展规律,讲授引用马克思马克思的话,说东方是尽人皆是的奴隶制,联系到中国便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我却认为它并不符合中国的历史实际,西周宗法政治要求统治者要做好民之父母从而爱民如子,于是我在发言中引此责问说:“请问老师,哪里有父母将子女充当奴隶的道理?”这一责问有损老师情面,然而童师却含笑对之,课后他将我叫到办公室,不仅毫不责怪,相反鼓励说:“你能独立思考,发言打中我的要害,我想在中国史研究方面经常听到你的意见,每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都在家等你”,从此以后,我们既是教学相长的师生,又是争得面红耳赤的论敌,然而在情感上却恩同父子。

        我对郭沫若《奴隶制时代》的批评,不少论点是在与童师讨论中形成的,当我发现了他叙述中的某一錯误之时,童师就从文献上给我找到典籍中的出处,使我这个二十刚出头的本科大学生被这位科学院长误认为是一位教授,尤其是童师得知郭电召我赴京谈话,他连夜将我叫到家中说:“为了应对他,我就是郭沬若,你能驳倒我,就去,否则回避一下算了,以免为山东大学丢人”,我们像演戏一样辩到深夜,直到他满意,方才为止。

        如今最令我感到愧对恩师之处,是没有继承到他的学问,能在在春秋史专业上获得成就,而是走上了一今回想起來真是遗憾,只有惟望恩师在天有灵,原谅弟子的不肖!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