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令我终生难忘的两位女性。(上)  

2011-10-29 07:4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将耄耋,忆旧经常,最使我梦绕魂牵的有两位女姓,一位是阿姐吳素娟,另一位则是表嫂谢淑媛,今天就说说我与阿姐的初恋之情。

        阿姐是我父亲部下吴錫麟从育婴堂领养的一个孤儿,记得我不满十岁时她來我家寄养,这时候她年方二八已经玉立亭亭,虽然我还是一个童稚,但是她那婀娜的秀色就使我感到可亲,每天我与她一同上学,只不过是高年级与低年级的区分,就是这样亳无猜忌的一起出没,不仅遭到“十八岁大姐九岁郎”的嘲讽,而且引起我那少年之心逐渐生情,当我十四岁的那年照顾我生活的外婆去世,我的飲食起居也就由阿姐全权负责,这就使我更有机会与阿姐亲近,当时我已即将初中毕业,不仅《三国》《水浒》是我课外阅读的精神零食,而且《红楼》《西廂》更令我废寝忘餐,尤其是看到了《贾宝玉初试云雨情》那一章,那天晚上辗转反侧,阿姐就成了我想象中的花袭人秦可卿,于是经常偷窥她更衣入浴,想入非非就成了眠不得的春色扰人。

        就是一九四七年的那个端阳之夜,闷热的天气突然骤冷,狂风大作雷雨交加,阿姐在惊恐之下逃到了我的房中,投进我的怀中寻求保护,这使我笫一次感觉到异性的温柔,于是共同接受了警幻仙姑的教诲,从此就订下了山海之盟,谁知糊涂的父亲做了糊涂事,却将阿姐许配他人!

        那年阿姐在南通女子师范军民联欢晚会上的一曲高歌,引起了一位青年军官的求爱,虽然她再三拒绝,但这位仍然不死心,于是请驻军参谋长向父亲说媒,醉酒的父亲在一桌酒席上就将亲事应允,我们都没有这个勇气向父母直说,眼睁睁地让她嫁出了门。

        一九四九年我参加了解放军,渡江后进入了苏州市,我在苏州市军管会接管邮电部门,得知阿姐在盘门小学任教,于是就走访盘门小学,这时她已经生了一个名叫华华的女儿,丈夫熊梦飞是国民党上海守军的一位团长,我们虽然见了面,但却因她是敌属而不能多谈,只能是流淚眼望着流淚眼,断肠人送别断肠人,过了半个月我又随军南下福建,等到第二年再來看望阿姐时,她已因肺病离世,连葬身何处都无人得知,可是她的倩影却永远銘刻我心。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