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读罢刘文,想起了曲啸!  

2012-01-24 08:3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刘仰君的争议,不仅引起关注者的围观,而且也引来有助于进一步思考的评析,尤其是鹿钦海以学术探讨与政治需要的不同来评论争论双方更有现实意义。

        从我这个反右的直接受害者看,对阳谋策划者的毛先生以及运动的反正义特点的批评是理所当然,可是从刘仰君那方面看,他在双亲都曾被划右下竟然对毛先生表示感恩甚至批评我们这些念念不忘反右之痛者狭隘,这种反常态度到底是什么原因?耐人寻味,经过钦海君的这一分析使我恍然大悟,如果当年这一阳谋是政治需要的话,那么刘仰君如今的感恩更具政治性特点,这种政治性对于我们这些受害者来说他也并非首例,它就令我想起了那位曲啸君。      

        记得二十多年以前中共文宣部门涌现了一位杰出的政治宣讲者,他不仅曾经由于被划为右派坐了二十年的牢,而且在获得改正后走出牢门时立即对党表示戴德感恩,所作的比拟是“亲娘错打了孩子”,这就是右派被改造好了的典型人物曲啸君。他既在各大学做报告宣讲他的思想转变过程,更在中央电视台现身说法列数共产党的挽救恩情,不仅成为电影《牧马人》的活典型,而且从普通教师一跃变为中宣部的厅局级巡视员,大有飞黄腾达的可能,只是因为幽冥中的毛先生召见,才使他的部长梦一枕黄粱!

        从这一故事可见,政治在当代大陆不仅需要谎言,而且还是一场骗局,为了需要,什么奇迹都能创造,曾经受专政之害的痛苦也就变成为政治资本,当年的曲啸如今的刘仰,都想利用它达到“一本万利”的目的,因而发表这些违背常理的言论,细想起来,这是多么的可悲!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