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清明之夜哭阿姐,耿耿难忘初恋情!  

2012-04-04 05:5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亮以后就是传统的清明节了,家家户户在这一天上坟掃墓怀念亲人,而年已耄耋的我,书剑飘零达一生,不知真正故乡是何处,更没有情感意义上的亲人,然而今夜却无眠,辗转反侧想着她,那就是我的阿姐吴素娟,她是我的初恋情人!

        记得七十一年前的那个春天,我家增添了一位新的成员,那就是阿姐吳素娟,当时我还未滿十岁并不知情为何物,却被她的美丽而又婀娜所吸引,她当时失去亲人成为我父母的养女,我们从此就每天一起上学从而不离形影,于是惹得好事者的调侃,编成“十八大姐九岁郎”的歌谣加以讥讽,这就引发了还没有成年的我产生暗恋之心。在我十二岁那年,管我起居生活的外婆去世,忙于官场应酬的母亲就将这管理责任交给了阿姐,这时我已开始产生朦朦胧胧的性意识,偷窥阿姐的更衣沐浴就成了瘾。阿姐也慢慢的有所察觉,但是多年来的姐弟之情也引起他的动心。

        上中学以后由于我语文偏科,不仅《红楼》《西廂》是我常看之书,而且巴金的《家》《春》《秋》更是我的精神寄托,而阿姐在我的心目之中既是花袭人与秦可卿,又是假想中的鸣凤与梅表姐,她弄得我如痴如醉般的颠倒神魂!就在一九四七年那个端午节的晩上,突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阿姐从隔壁房中投奔到我的书房,惊恐地躲进我的怀抱,而我这时也已经初步具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意识,紧紧地抱着她以示保护,这双方的肉体接触就难免性的冲动,于是初试了一回云雨之情。从此以后,我们就白头相许,可是谁也不敢向父母说出真情,这就鋳成大錯从而遗恨终身!   

        到了一九四八年,阿姐于南通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她在毕业典礼联欢会上的一曲《秋水伊人》髙歌,引起了一位国民党青年军官的求婚,这位军官得知她是警察局長的千金,就委托驻军参谋長来说媒,糊涂的父亲就在醉酒中答应了这门婚事,阿姐也就含恨嫁出了门。我也由于这一刺激,冲出家庭投奔共产党参加解放军。

        一九四九年我随十兵团渡江解放了苏州,探知阿姐在盘门小学任教就前往看望,这时不仅由于她的丈夫是驻守上海的国民党军的团長,而且在她的学校里也住满了准备攻打上海的解放军,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怎能和敌属接近?只得看着她流淚而道別,谁知从此一别她就离开了人世呢?等到我从福建前线回来再访苏州时,只见那一堆荒塚而不见芳踪。

        如今我已经年几八十,看来距天国不远,但愿有朝一日再能见到阿姐,虽不能旧欢重拾,也希望听到她那《秋水伊人》的歌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