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我的大学美梦及其结局  

2012-06-26 03:5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电视台的《高考“天向”》的播出,标志着中共大学的正在走向尽头,这场骗局应当结束了。中共高教事业的破产是它总体性的失败,而这一失败却是由每个大学生的悲惨命运组成的,本博主的大学生活及其右派命运就是它的一个典型。为了说明这一点,今天就以这篇博文作现身说法。

        记得一九五三年,那年不仅是我考进大学的一年,而且还是学习苏联高等教育实施院系调整的笫二年,它既让我圆了大学梦,又是“新中国”高等教育的开始不久。那一年我被山东大学历史系录取了,这时的山大文科遥遥领先于全国高校,它的学报《文史哲》成了当时人文社会科学的最活跃的论坛,这都与当时校长华岗的开明密不可分。这时山大历史系的教师阵容也是全国罕见,捌大教授不仅各在自已的领域皆有独到之处,而且从古到今由中及外在学术特点上也分布得十分均勻,它使我们每个年级只有四十人的学生都能从低年级开始受到学术观点不同的启发,这怎能不是生活在化雨春风里?

        至于我个人,聪明才智也得到了发挥。当其它同学还在应付考试唯恐过不了关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全国顶级学术刊物《历史研究》《学术月刊》《文史哲》发表论文多篇,甚至还质疑科学院长的观点,这无论对学校对个人难道不是非常有利吗?可是却由于政治运动,不仅山大文科在学术上从顶尖坠落,而且我个人也从最杰出的学生变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

        记得即将毕业的那一年,那个所谓的不平凡的春天,中共开展了整风运动,它号召知识分子帮助党整风,以大鸣大放向党提意见,要求人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并且承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态度何其诚恳!谁知后来却是一个“引蛇出洞”的阳谋,我也就理所当然中了计。毕业的时刻,后脚还没有走出校门,前脚就跨进了牢门,五年劳教,十六年的农村劳动,从一个翩翩少年变成两鬂白发像个老头的中年人,请问:这是谁的罪过?这虽然是我大学美梦的结局,只反映了个人的不幸,但是它却是中共高等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片断,请问:这是对人材的培养呢?还是对人材的摧残?难道不说明它的倒行逆施?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