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刑天干戚

 
 
 

日志

 
 

我的大学生涯  

2012-07-18 05:4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凤吹雨,鉄马氷河入梦来!”这是作为一个爱国志士的沙场战斗的梦想。祖基老矣!可是,却经常梦及在论坛上的交鋒与课堂上的讲授,尽管屡战屡败,然而虽败犹荣,今天就以之为题说一说《我的大学生涯》。

         我是五三年考进山东大学历史系的,虽然那时“民国范儿”已经不多,但历史系的“八大教授”既学有专長且作风独特,还是令人向往的。当时最使我敬佩的是童书业,瘦骨嶙峋的身体穿上一件旧长袍,可是出口成章,不仅五经四书倒背如流,就是马恩著作也是滚瓜烂熟,尤其是学贯中西,在世界史领域里竟能够与红极一时的苏联专家商涯榷,博主有幸,得到了他的青及。当同学们还忙于应付考试的时候,我就在他的影响下走上了学术研究之路,仅是大学四年之间,就在全国著各的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六篇,尤其是在古史分期讨论中难倒了科学院長郭沫若,虽然后来因为狂妄自大思想反动划为极右,但是每当回想到那个时候,总是感到此生之不虚!

         经过二十余年的折磨,人们都认为我可能改造好了,谁知一进孔子研究所就和顶头上司的研究所长发生学术观点的冲突,他说孔子中庸反辯证法,我却认为中庸的无过无不及从思想方法上体现了辯证法特点,这场论争震撼了当时的学术界,官司打到了中组部,虽然《哲学研究》发表我的《在孔子研究方法论上与刘蔚华同志的分歧》标志我获得胜利,可是在山东再也混不下去,它们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罪名把我赶到了安徽。

         一九八八年来到了安庆师范学院,这时我距退休仅有五年,只希望教它五年书平安无事,谁知第二年又发生了那场风波,我就因卷入而被捕,虽然以“免予起诉”而获释,但是党委书记朱建华却坚持要给予行政处分,记大过中三年不能上讲台,一直拖延到我的退休,为什么他要作如此的周密安排?在他向新党委书记介绍治校经验时道出了秘密。他说:“中央有个罗隆基,安庆有个罗祖基,把这两个人管好,天下太平!”在党委心目中我如此重要,真是“不勝荣幸”!

        就是因为政治上的不合格,不仅使我丧失学坛争论的机会,而且连给学生传授知识都不可能,使我产生了埋没感,因此就常常做有关的梦,它反映了我遭受排斥的大学生涯。这一过程虽然历尽多少苦难,但是却仍然百折不回,它使我引以为荣。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